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要闻
视点:“治本安全观”如何为迷途者铺就回家路
发布日期:2017-10-10 信息来源:法制日报 【字体: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171010162942

王新一家人吃团圆饭

法制日报记者:马岳君 王志堂  法制网记者:王婧 梁成栋

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莫过于自由。大墙外的人也许对此感触不深,但对于大墙内的人而言,这一点刻骨铭心。

所以,当余华得知自己可以在中秋节离监探亲与家人团聚时,他激动得好几天睡不好觉。

羊数了几万只,就是睡不着!

不同的是过去 相同的是悔恨

2017年国庆中秋两节期间,四川省监狱系统在全省范围内举行了大范围的服刑人员离监探亲活动。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介绍说,这是四川省“1358”行动纲领的重要内容,是“希望促新生”工作常态化延伸,更是落实司法部党组提出的“治本安全观”的一项重要举措,“落实好治本安全观,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人性化管理,通过社会帮扶、德润人心、亲情感化等,提升罪犯教育改造质量,为社会输送真正合格‘产品’,更好地促进社会安全”。

39名服刑人员幸运地获得了这次机会。不过,与其说是幸运,倒不如说这是他们多年来幡然悔悟、积极改造的结果。

获得离监探亲的机会可不容易,需要满足“服刑二分之一刑期以上;宽管级处遇;服刑期间一贯表现好,离监后不致再危害社会”等条件,还要经过服刑人员本人申请、集体评议、COPA-PI测试、狱政管理部门审核、监狱批准并公示等程序。

余华的箱子里有一张全家福,夜阑人静时,他总会拿出来看看,看着看着,脸上会不由地露出笑容。

33岁的他曾有一个幸福的家——慈祥的父母、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儿子。

可由于觉得朝九晚五来钱慢,他便跟几个朋友想出了一条“快速生财路”:套路很简单,地上扔个钱包,等人捡;结局很明显,锦江监狱,九年。

入狱后,余华在监狱民警的教育下,痛定思痛,积极改造。此次离监探亲的路上,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一时的贪念让自己气病了父母、气走了老婆、连累了姐姐、耽误了孩子,“悔不该当初”。

10年前,刘瑞明打零工赚到了第一笔钱,他带着父亲到离家30公里的县城耍了一把,给父亲买了一双大头皮鞋。

父亲笑得合不拢嘴,浓重的广汉口音连连夸赞“娃娃懂事喽”。

10年后,父亲在中秋节前夕去世,他因盗窃电瓶车被关在金堂监狱。

当民警带着刘瑞明赶回家,他看着没有闭上眼睛的父亲,一贫如洗的家,还有父亲保存了10年不舍得穿的大头皮鞋时,“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的灵堂前,头磕得“咚咚”响,哭得歇斯底里,只是这泪水,来得晚了些……

2002年,王新因与丈夫共同贩毒,双双被判入狱,一个死刑缓期执行,一个无期,儿子当时才3岁。

几天前,成都女监的民警通知她今年中秋节可以和丈夫孩子见面后,她就开始准备给家人的礼物——学习活动中奖励的笔记本、月饼、水果……

不过,她最想做的还是当面对孩子说一句:“对不起”。

39个人,不同的是过去,相同的是悔恨。

放不下的是亲人 割不断的叫亲情

汽车在连绵的盘山路上跑了整整一上午,余华中午回到了200公里以外的家——绵阳市三台县的一个农家院——桌椅凌乱、家禽乱跑、没有wifi。

为了能第一眼看到儿子走进家门,左腿残疾的父亲天没亮就坐在家门口等,一坐就是8个钟头。

“感谢咱们的政府,感谢咱们的民警,让娃儿回家过中秋。”余华的父亲一见到一起来家的锦江监狱七监区副监区长蔡学斌,就紧紧握住他的手。然后转过身,在余华背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

几乎家徒四壁的房子里摆了满满的3大桌饭菜,桌前坐满了亲戚朋友:二爸、三爸、二妈、三妈、姑姑、村主任、还有3个邻居家的阿姨。在上海工作的姐姐,本来国庆节要加班,这次也专门请假回来。

落座之后,余华拿着饮料挨个敬酒,最后碰杯时,姐姐作为家里唯一上过大学的人代表全家人对余华说:“虽然你以前犯了错,但是只要知错能改,家里永远都会接受你,你要好好表现,争取能早点儿真正的回家。”

蔡学斌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亲人的感召永远都是服刑人员改造的巨大动力,放不下的是亲人,割不断的叫亲情”。

小张自小与父母分离,对父母积怨已久,会见过程中,几乎一句话都不说。

然而,晚上的时候,他却给民警发来了一条短信:

“我以前特别恨他们,因为小时候我经常看到我朋友他们都有爸爸妈妈陪着,而我感觉自己很特殊。也因为我爸妈在狱服刑这件事,小朋友都嘲笑我,我现在脸上的疤痕基本都是那时候和小朋友打架所致。但是经过十几年的开导和自己在一些事情的见解,请你帮我转告我妈:我不恨他们了,只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加油学习,早点出狱,真的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出现在学校门口接我放学一起回家。还想大声地叫一声,妈。”

在金堂监狱服刑的陈宇这次回家,对“母亲”二字理解得更为深刻了。

“这些年,母亲报喜不报忧,她的身体不太好,一直没有对我说。”陈宇说,母亲以前闲暇时喜欢打几把小牌或者和朋友出去旅旅游,但从自己出了事后,她就再也没出去过,用她的话来说,“没心情”。

走进卧室,上学时买的《细节决定成败》一书摆放在书架上,红色的封皮亮得晃眼;电脑显示器一尘不染,鼠标垫粘在桌子上取不下来;音箱上,最喜欢的足球依然还在……陈宇5年未归,卧室定格了5年。

陈宇说:“我要争取早点出狱,我要好好孝敬母亲。”

一路改造成长 幸好有你陪伴

别人离监探亲兴高采烈,丁德强却是一路忧心忡忡。2011年3月至2012年3月间,丁德强从几个朋友手中“收”了4辆旧汽车,拆下零件倒卖赚钱。没想到,警察很快找上门来:盗窃,有期徒刑10年1个月。

入狱不久,妻子寄来了离婚协议书,两人最终商定:孩子10岁之前的抚养权归妻子,但日常生活由丁德强父母照顾,妻子每年支付一定的生活费。

可是几年下来,前妻只支付了一年的生活费,就再没管过孩子。如今,丁德强家村里要拆迁,由于当时家里房屋产权登记时写的是前妻名字,现在前妻要求将房子收回。

车上,金堂监狱八监区副监区长廖厚科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我们一起想办法。”

到了丁德强的家,没有过多寒暄,丁母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大家去看他们的旧院子。

一个破旧的院子,墙皮已经掉了一大截儿。大门已经褪色,上面贴的福字和春联已经发白,变卷,有的还丢了一半儿。

随着大门缓缓被推开,院内真容露了出来:迎面的堂屋已经塌了一大截,院子里长满了茂盛的藤类植物,墙角结满了蜘蛛网。丁德强妈妈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前面,一边唠叨着前儿媳如何不好,一边迎着跟随儿子回来的干警挨着屋子看。

廖厚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此次他们陪丁德强回家,也是要实地了解一下丁家拆迁的情况,看看有什么办法。

经过一番商量,廖厚科等人决定,回去先联系下当地司法所看能不能调解,调解不成,再看看能不能帮丁德强申请法律援助,如果还不行,那就由监狱出面帮他请个律师,走诉讼途径。

“每年因为服刑人员获刑而引起的家庭矛盾纠纷不算少数,帮助他们协调解决这些问题,也是监狱民警要常做的事情,只有没了后顾之忧,他们才能安心改造。”廖厚科从警多年,谈到这里,感触颇多,“监狱民警是服刑人员在监区里唯一能接触的人,所以,之间的关系是多重的,教官、老师、亲人、朋友、长辈、弟兄,服刑人员的任何事情,监狱民警都得操心,一路改造成长,一路陪伴。”

探索推广新机制 离不开魄力担当

今年9月12日,司法部部长张军在“全国监狱系统贯彻治本安全观培训班”上作了重要讲话,指出“近年来,四川在春节期间允许符合条件的罪犯离监探亲、特许离监探亲,以亲情感化罪犯,改造效果非常好”,要求四川“总结改造过程中让罪犯回家团年的创新工作,向部里汇报怎样推开?如何推开?效果如何”。

四川省监狱局副局长曾永忠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部长的话,让全监狱系统的民警备受鼓舞和感动。

从2007年起,为了让服刑人员更好地融入社会,积极改造,每逢春节、清明、中秋、国庆等传统节日期间,四川监狱便组织服刑人员离监探亲和特许离监探亲。

从一开始的探索、提升到后来拓展、扩大,再到后来的常态化、制度化,截至今年9月,四川省境内探亲服刑人员达3890人次,探亲服刑人员全部安全返监,无一起监管事故和治安事件。针对过去两年探亲服刑人员的专项分析显示,该群体违规率从0.23%降至0.06%。

但是,一方面效果明显,一方面总有人在质疑不断:“放出去安全吗?”“收不回来怎么办?”“会不会滋生管理问题?”

“部长的话,更是给大家吃了定心丸,大家更有干劲了!”曾永忠说。

他介绍,今年五月初,新一届司法部党组对监狱工作提出了“从底线安全观向治本安全观转变,切实提高教育改造质量”的工作部署。

5月中旬,四川省成立了以监狱管理局局长任组长的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并于5月下旬成立课题组,专题研究治本安全观试点工作。6月9日,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印发《模范监狱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和《任务清单》,梳理出24大项、124小项具体措施,7月19日以落实治本安全观为主题,召开全省监狱工作会,在8个监狱启动试点工作。8月14日再次召开试点推进会,9月19日根据司法部落实治本安全观新要求,召开全省监狱电视电话会议,再次进行任务分解,新增13个大项、50个小项的工作任务,形成了共计37大项、174个小项的治本安全总体任务清单,构成了四川省监狱系统落实治本安全观的“1358”行动纲领。

离监探亲工作也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全面化、系统化的延伸——形成对罪犯再社会化的教育体系,实现对罪犯社会缺陷弥补、社会自立能力培养、社会支持系统建立。

为了保障离监安全,四川省将“安全返监”作为衡量成败,在要求服刑人员每天汇报动向的同时,协调地方公安机关,落实了“属地派出所备案制”,确保服刑人员必到派出所报到,落实了“民警一对一跟踪制”,确保服刑人员离监期间全程受控。

曾永忠说,离监探亲和特许离监探亲工作探索,就是治本安全的具体实践,让罪犯相信这是公开公正的激励机制,让罪犯亲属相信监狱工作的最终目的就是教育改造罪犯,让社会相信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行刑社会化是改造罪犯的有效途径。

一项工作机制的探索与推广离不开人的魄力和担当。

往事不可追 未来尤可待

余华家是远近闻名的麦冬产地,有川麦冬之乡的美称。离家返监之前,余华抱着孩子来到家的药材地里,看着旁边写着“川麦冬规范化种植基地”的展板发了好一阵呆。

余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里面出来之后,我不准备再去外面打工了,在家里好好地种麦冬,努力把业务做大,顺便多陪陪家人,把这些年亏欠他们的补偿回来”。

王新说,从阿坝监狱回来,监舍里的人比她还兴奋,拉着她问东问西。大家都羡慕她能和丈夫孩子见面。很多人都表示,自己也要加倍努力,积极改造,去争取这样的机会。

她本以为等到她刑满释放了,儿子也不会原谅她,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到儿子的学校去,满足他的愿望。

陈宇说,“感谢这次离监探亲机会,让自己提前接触了社会,剩下的时间,得重新捋一捋,找警官好好聊聊,想想自己将来要干点啥”。

成都女监民警安懋说,这些年,见了无数服刑人员进进出出,希望每一个人刑满释放后,能够悦纳自己,找到方向,被社会接纳,期待她们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再在监狱里见到他们。

往事不可追,未来尤可待,愿你走出昨日迷途,归来仍可做个好人。

(文中服刑人员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茂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