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要闻
探访戒毒所内的艾滋病感染者:在这里,他们没有被放弃
发布日期:2017-12-01 信息来源:四川日报 【字体: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分享到:

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记者探访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艾滋病感染者

“共担防艾责任,共享健康权利,共建健康中国”——11月30日,当记者走进了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高墙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幅醒目的标语。

今年12月1日是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该标语正是中国今年的宣传活动主题,意在表达社会各界应共同担起预防艾滋病的责任,艾滋病感染者同样享有平等获得健康服务的权利。

在这个戒毒所里,这样的理念正在被践行。当天,多名艾滋病感染者与记者零距离接触,面对面讲述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绝望与希望,身边人的不嫌弃与不放弃。□本报记者吴忧


不放弃“千言万语,不如一次握手”

李嘉,今年52岁,吸毒史27年。被确认感染艾滋时,李嘉告诉记者,他并不意外,但紧接着,对死亡的恐惧、对未来的绝望“压得他喘不过气”。

“10个吸毒的人,10个都会后悔。”面对记者,李嘉眼中流露悔恨。他本是最早一批下海的创业者,也因此在20多岁的年纪就积攒下丰厚的家底,有了美满的家庭。而沾上毒品、感染艾滋以后,不仅家财散尽、妻离子散,更遭受到许多异样的眼光。

“不仅是外面的人,就是女儿看到我也躲得远远的,从来不跟我说一句话。”说完这句话,李嘉低头沉默了一阵。

与记者聊起戒毒所里的日子,李嘉面色缓和了些。“刚开始以为自己会因为失去自由痛不欲生。后来意外地发现,这里让我躲开了外面的纷纷扰扰,重新找到了希望。”李嘉说,他已经习惯了戒毒所里严格的作息时间,感觉很充实。“这里有适量的劳动,有康复的训练,还有文艺或体育活动。更重要的是,有许多人的关心与爱护,没有任何歧视。”

“试想,如果在这里也遭受歧视,他们会怎么样?不可避免的可能会自暴自弃、抗拒戒治,甚至自伤自残。”戒毒所民警胡用建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大队共有320名戒毒学员,全部为艾滋病感染者。与这些学员长期相处,他和同事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他们的恐惧、绝望、不信任甚至敌视。“关键是要打开他们的心结,给他们希望。千言万语,不如一次握手。”胡用建说。

李嘉告诉记者,和戒毒所民警相处的细节,让他感受到了平等与尊严。

对艾滋病感染者来说,感冒发烧是常事,更是难关。李嘉告诉记者,他上周曾在半夜3点多发高烧,情况危急,几位民警抱着、抬着将他送到了医院。

“感恩,他们没有放弃我们。”李嘉说,目前他与数百名艾滋病学员正积极接受抗病毒治疗,这项由戒毒所与当地疾控中心合作免费提供的医疗服务,让他的身体状况趋于稳定。


担责任“希望,艾滋到我为止”

站在记者对面,戒毒学员王涛下意识地后退,始终同记者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或许面对未感染者,这是他为对方设定的安全距离——实际上一般的接触并不会传染,但他坚持如此。

今年40岁的王涛曾是一名小学教师,白天给学生们上音乐课,晚上则在酒吧演出,“活得很有意思。”王涛说,“直到沾上毒品、感染艾滋,一切都被毁了。”

王涛告诉记者,刚刚查出感染艾滋病时,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就像判了死刑,只等待处决。我恨自己,也恨这个世界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这样的心理,在一些初进戒毒所的艾滋病学员中,也曾出现过。”胡用建说,如果不加以干预,怀有这种心理的学员,出去之后,可能会实施恶意传染等极端行为。“因此,让他们接受自己,避免心理扭曲,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据胡用建介绍,戒毒所实行艾滋病感染者集中管理治疗的模式,一方面对这些学员保证治疗到位,另一方面也集中力量加强心理的干预。截至目前,该所已有3000余名艾滋病感染者回归社会,无1人发生恶意传播事件。

经过持续半年的心理辅导后,王涛最终接受了自己,“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就是坚决不再传染给任何一个人,希望艾滋到我为止。”

25岁的刘波也在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家人。“你可能想不到,当我得知我妻子未被感染时,我激动惨了,高兴地跟她说:‘我们离婚吧’。”刘波对记者说,“当然,内心有好不舍也只有我自己清楚。”

胡用建说,在戒毒所里,愿意担起责任预防艾滋传播的学员还有很多。曾有一名戒毒学员因摔倒磕破了手肘,当民警前去扶他时,他用另一只手挡住了民警伸来的手,“关爱是相互的,许多时候他们也在保护着我们。”

(文中戒毒学员系化名)

责任编辑:杜贵元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