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要闻
越狱蛰居二十年,千里追逃终落网,真实的逃亡可没那么酷
发布日期:2018-09-04 信息来源:四川司法微信公众号 【字体: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分享到:

“你知道我们找你什么事吗?”

“知道,是逃跑的事情。”

逃犯汪某某不愿意这一天到来,但心里明白,这一天迟早会来。短短十天内,绵阳监狱追捕人员经资阳、眉山、西昌等地,辗转于川滇交界彝区,行程2000多公里,赶在彝族的传统节日火把节开始之前,成功抓获2名新康监狱(绵阳监狱前身)的在逃罪犯,为监狱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创下又一战绩。

7月24日,追捕小组在眉山市将逃犯汪某某抓获

7月24日,追捕小组在眉山市将逃犯汪某某抓获

汪某某于1999年12月22日脱逃,在潜藏一段时间后,花重金在黑市购买假身份证,化名汪盖,并用此身份考驾照、办社保、买商业保险、结婚等。身份漂白后,开始经商并积累了财产,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自他逃离监狱的那一天起,罪恶感始终象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惊弓之鸟”成为其19年来的心理写照。

逃犯彭某某于1998年7月8日脱逃后,采取昼伏夜行的办法躲避民警追捕。先后流窜冕宁、喜德、西昌、盐源等地,最后在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十分偏远的拉伯乡落脚,以做木工维持生计,20年从未离开过这莽莽大山。

审讯中,彭某某痛哭流涕,深悔自己的行为给亲人(母亲、女儿)和家庭带来的伤害。他其实非常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罪恶终将受到惩罚,乃正义使然。

谁也想不到,此次抓捕的逃犯中,1人已感染HIV病毒,所幸在抓捕过程中没有发生受伤流血,事后追捕民警们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7月底至8月初,绵阳监狱开展了以追捕历年上网在逃犯为目标的“清案”专项活动。

7月底至8月初,绵阳监狱开展了以追捕历年上网在逃犯为目标的“清案”专项活动。

8月30日,绵阳监狱以“脱逃无出路,改造有前途”为主题的反脱逃专题教育大会。大会上,汪、彭二人讲述了外逃期间的生活状态和心理情绪。

“虽然逃离监狱已二十年,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反而陷进了自己为自己修建的另一座监狱。”

“与世隔绝的环境,草木皆兵的心情,现实和自己当初逃离监狱时的规划大相径庭。”

“在深山中躲藏了20年,不敢轻易见人,说不后悔那是自欺欺人,度日如年的岁月里比常人衰老了很多。我知道,回监狱服刑才是自己应该走的正轨。”

“逃离监狱后,虽然我想方设法让自己变成别人眼中的正常人,但内心深处始终忘不了自己还是一个戴罪之身,身份的“洗白”却抹不掉骨子里“罪犯”的烙印。”

“满以为逃出监狱就会过上好日子,但现实并非这样。虽然自己凭能力挣到了钱,也买了房子,还成了家,但整天犹如惊弓之鸟的心态也没有让自己过上真正正常的生活。”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如逃犯彭某某在监狱反脱逃专题教育大会上所感叹的那样,逃脱并不会让自己重获自由,只有面对现实积极认错改造才是重获新生的唯一正确道路。汪、彭二人的感言感受在押犯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也给全狱押犯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制教育课。

二十年前,四川监狱监管条件落后,尤其是硬件设施的破旧严重影响了监管安全。如今,四川监狱经过跨越发展,无论是硬件设施还是标准规范化管理都实现了质的飞越。

二十年的逃亡岁月,换来的并非安宁幸福生活,而是终日的不安与惶恐。二十年的逃亡也并不能逃避法律的严惩,相反将会付出更加严重的代价。我们不难看出,恢恢法网,亦如高悬头顶的利剑,一切犯罪都终将受到严惩,任何妄图逃避法律惩罚的图谋都将不会得逞。在此,也用两人故事警示社会莫要以身试法,奉劝在逃人员接受现实,主动投案。

责任编辑:杨茂
相关链接